权力的哀悼与野心:豪斯登堡宫里的荷兰皇家故事(2)

作者:茅十八

(七)人一走,茶就凉

明斯特和约的签订,对广大人民来说,自然是好事。而对从战争起家的奥兰治家族来说,就未必了。这也是弗雷德里克-亨利对和平的到来感到五味杂陈的原因。


弗雷德里克-亨利的儿子威廉二世

早在威廉二世幼年,父母就给他缔结了一门极为有利的政治联姻:托冬季王后伊丽莎白的福,奥兰治家族和英国王室搭上了线,让威廉二世匹配英国公主玛丽·斯图尔特。

玛丽是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女儿,是伊丽莎白的侄女。王室的政治婚姻不考虑年龄,俩人刚结婚的时候,威廉二世十四岁,玛丽才九岁。圆房发生在三年后(十七岁的威廉应该是个青春期小哥了,可十二岁的妹子怎么下得去手啊!)。


年幼的威廉二世夫妇


成年但依旧年轻的威廉二世夫妇

1647年弗雷德里克-亨利去世后,威廉二世世袭了prince的头衔,在七省联盟中,五个省都选他作为新的执政,可见他有很强的执政基础。

奥兰治家族凭借战争起家,在几代奥兰治公爵的军功加持下,奥兰治家族实际上实现了寡头政治。尽管执政是选举产生,但在战争的特殊环境下,别人几乎没有当上执政的可能。

然而,1648年签订的明斯特和平条约,却给刚刚当上执政、羽翼未丰的威廉二世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因此他极力反对和平条约。

明斯特和约承认北方七省联盟的独立,但是同时也承认西班牙在低地国家南方继续行使主权。这种南北分治的做法,给了威廉二世反对和约的理由。

然而,人民已经太累了。七省中有六个省都投票赞成和平。

威廉二世与以阿姆斯特丹权贵安德里斯-比克为首的各地实权贵族们展开了剧烈的争吵。各地的贵族们希望削减军费开支,而威廉二世认为这样会削减他的权威。争执越来越激烈,威廉二世干脆将8名议会议员囚禁,并派他的表哥Willem Frederik of Nassau-Dietz(奥兰治家族虽然人丁不旺,但广义上的拿骚家族规模庞大)带领一万人马攻打阿姆斯特丹,眼看内战就要开始。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此时,威廉二世突然得天花病亡,此时距他当上执政不不过三年时间。

共和派欣喜若狂,议会立刻宣布,废除执政职位。七省联盟共和国进入第一次无执政时期。

议会对威廉二世的愤怒,也转嫁到他的家人身上,甚至波及曾经有份促成和约的阿玛利亚。

阿玛利亚的心情也很矛盾。一方面,她是促成和约的推手;另一方面,战争结束、丈夫和儿子去世这几件事发生得距离太近,让她一下子就体会到了人情冷暖。

奥兰治家族原本在海牙议会厅广场的一角有一个住处,方便参与政事,阿玛利亚常常住在那里。

海牙议会广场外景

丈夫和儿子相继去世后不久,议会就通知阿玛利亚,把房子让出来。

此时奥兰治家族大势已去,只剩下孤儿寡母。阿玛利亚本身是德国和波西米亚的流亡小贵族,虽然还有一些地产,但相对于丈夫儿子在世时的辉煌,可谓天上地下。

还记得阿玛利亚的功劳的,居然是老对手西班牙。1649年,西班牙国王将法兰德斯地区的Turnhout领地和城堡赠送给她,以感谢阿玛利亚在促成和平上的贡献。

威廉二世去世时,妻子玛丽·斯图尔特年仅二十岁。

威廉二世的遗孀,玛丽·斯图尔特 (玛丽手中的橙子,代表了奥兰治家族Orange)

当时玛丽怀着孕,丈夫去世后生下了遗腹子。

有关这个孩子的名字,阿玛利亚和玛丽起了了很大争执。这婆媳俩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

玛丽想让这个孩子叫查理,随她娘家哥哥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的名字。这样就可以跟英国王室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而阿玛利亚则坚持让孩子叫威廉。威廉这个名字对奥兰治家族来说意义重大。家族创始人奥兰治公爵的名字就是威廉,阿玛利亚和弗雷德里克-亨利的儿子也叫威廉(威廉二世),因此,这个孩子,也应该叫威廉。

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威廉三世。他后来不负祖母与母亲的期望,既当上了执政,又成为了英国国王,这是后话,有机会再表。

眼下,一家子孤儿寡母,昔日车水马龙,如今门可罗雀,阿玛利亚的心情可想而知。

这幅由阿玛利亚订制、由伦勃朗的学生Govert Flinck画的寓言作品,写尽了阿玛利亚的心境。

画中的阿玛利亚身着寡妇的黑衣,她身后是丈夫弗雷德里克-亨利的陵墓塑像。然而,实际上弗雷德里克-亨利的陵墓前并没有这样一座雕像。画家根据阿玛利亚的愿望,挪用了奥兰治公爵的陵墓雕像的造型,改成弗雷德里克-亨利的脸。


奥兰治公爵陵墓雕像

阿玛利亚的右手边,是一个寓言人物,头戴头盔,手持棕榈枝,象征“胜利”。画面左边的绿衣女子,也是一个寓言人物,象征“希望”。

希望何来?在画面远处,另一座墓碑(威廉二世的墓碑)上,一只凤凰凌空而起,象征涅槃重生。

留一口气,点一盏灯,威廉二世去世8天后生下的威廉三世,承载了阿玛利亚对家族的期望。

豪斯登堡宫盖好了之后,这幅反映了阿玛利亚不甘家族衰败、决心重振辉煌的雄心的画作,被阿玛利亚挂在了橙色大厅之中。


威廉三世

预知阿玛利亚如何一边怀念亡夫,一边继承亡夫遗志教导孙子成才,以及威廉三世如何逆流而上,重振奥兰治家族雄风,请看下回分解。

前期回顾:
权力的哀悼与野心:豪斯登堡宫里的荷兰皇家故事(1)

权力的哀悼与野心:豪斯登堡宫里的荷兰皇家故事(2)”的一个响应

Add your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