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哀悼与野心:豪斯登堡宫里的荷兰皇家故事(1)

作者:茅十八

(一)豪斯登堡宫

2013年,现任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奥兰治-拿骚从他的母亲贝雅特丽斯女王手中接过权杖,成为新一代国王。

荷兰现任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奥兰治-拿骚, 奥兰治公爵的曾曾曾曾…孙

登基没多久,就传出他要搬家的消息。

威廉-亚历山大还是王储的时候,住在海牙郊外的瓦森纳,住在那里的人非富即贵。新家的地点是贝娅特丽斯女王曾经的官邸——豪斯登堡宫。女王则在退位后搬到一处较小的行宫颐养天年。

豪斯登堡宫

搬家嘛,住进去之前装修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可一公布宫殿的维修费用,媒体一下子炸了锅:6300万欧元!这还行!

这笔费用也许的确离谱,但这座宫殿本身,的确值得一提,因为光这一座宫殿,就承载了半部荷兰国家史。

(二)奥兰治家族的崛起

故事要从奥兰治公爵讲起。

奥兰治公爵大名是William I, Prince of Orange(1533-1584),又被人称为“沉默者威廉”。Orange是他的家族祖上在法国南部的领地。他也被翻译做奥兰治亲王(欧洲贵族称谓与汉语中贵族称谓并不一一对应,Prince并不一定就是王子,在此暂且称他为公爵。)

别看公爵大人年老后容颜受到岁月摧残,年轻的时候也曾经飒爽英姿:

(公爵长这个样子,老鲁本斯还能成功俘获公爵夫人芳心,对老鲁的颜值有了很多期待。鲁本斯家与荷兰王室的爱恨情仇请看本专栏另一作者N的文章鲁本斯的朋友圈

当时荷兰被西班牙殖民统治。低地国家与西班牙,不仅文化不同,语言不同,更重要的是,信仰不同。奥兰治公爵跟大多数低地国家居民一样,信仰新教。政治和信仰上的压迫,令低地地区怨恨四起。

原本是西班牙朝廷委派在低地地区担任“执政”的奥兰治公爵,领导当地人民反抗西班牙的暴政。他的政治身份,从西班牙国王委派的“执政” (相当于总督),变成了“尼德兰七省共和国”的执政(相当于最高元首)。

尼德兰七省共和国是荷兰与西班牙决裂的产物。1579年,尼德兰地区北部七省代表在乌特勒支举行会议,宣布不再向西班牙国王纳税,史称“乌特勒支同盟”。该同盟尽管在形式上仍然承认西班牙国王的统治,但很快分裂的脚步加速,1581年同盟颁布《誓绝法案》,宣布脱离西班牙而独立,成立尼德兰七省共和国。

荷兰和西班牙之间的战争,一打就是八十年。而奥兰治公爵本人,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于1584年被西班牙间谍暗杀。

奥兰治公爵的称号,由他的次子毛里茨继承。由于执政是官职,必须由议会任命。毛里茨凭借父亲的威望、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顺利地得到议会信任,出任执政。

毛里茨肖像

毛里茨一生征战,无固定的宫室,没有婚娶,也没有合法子嗣(私生子倒是一大堆)。继承毛里茨事业的是他的弟弟弗雷德里克-亨利。

弗雷德里克-亨利肖像

(三)身处尘埃,仰望星空

此时我们的女主角登场了,她就是阿玛利亚·索姆斯。

阿玛利亚·索姆斯肖像

阿玛利亚是一个德国伯爵的女儿,十八岁进入波西米亚宫廷,担任波西米亚国王弗雷德里克五世的王后伊丽莎白·斯图尔特的宫廷女官。由于弗雷德里克五世只当了一个冬季的国王就被推翻,史上又称“冬季国王”,而伊丽莎白则被称为“冬季王后”。


“冬季王后”伊丽莎白

话说这位冬季王后,来头可不小。她是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和丹麦公主安妮的女儿。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无嗣而终之后,詹姆斯六世继承了英格兰的王位,詹姆斯又成了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父亲头顶两座王冠,女儿的身份也愈加尊贵。

伊丽莎白从小就接受最顶级的教育,包括历史、地理、神学、文学、音乐、舞蹈等,还能说好几种语言。

这样一个身份尊贵且多才多艺的公主,追求者如过江之鲫。最后伊丽莎白(以及她的家族)选定了血统同样高贵的波西米亚的弗雷德里克亲王。弗雷德里克入选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是新教的忠实捍卫者。结婚几年后,弗雷德里克继位成了国王,伊丽莎白也成王后。


“冬季国王”弗雷德里克五世

见过世面且品味高级的伊丽莎白给波西米亚宫廷带来了全新的风潮。艺术、娱乐、最新式的建筑,波西米亚的宫廷成了全欧洲瞩目的时尚天堂。这让本土小贵族出身的阿玛利亚眼界大开,也羡慕不已。

然而好景不长,登基后仅过了一个冬天,弗雷德里克五世就被推翻,整个王室都被迫流亡。这时同为新教阵营的荷兰毛里茨公爵向波西米亚王室抛出橄榄枝,于是波西米亚国王率领整个宫廷搬到海牙。

(四)宫廷爱情故事:权力与欲望的互搏

波西米亚宫廷在海牙落脚之后,毛里茨公爵的弟弟弗雷德里克-亨利,迷上了波西米亚宫廷女官阿玛利亚。

弗雷德里克-亨利的如意算盘,是想让她当情妇:阿玛利亚的身份不够高贵——尽管索姆斯家族与奥兰治家族都是来自德国的贵族,祖上地位曾经相当,甚至还有某种亲缘关系,但索姆斯家如今是流亡贵族,奥兰治家族则是妥妥的实权派,因此档次上还是有落差——给更高级的王公贵族当情妇是当时低级贵族少女的常见选择。

阿玛利亚聪明地和弗雷德里克-亨利周旋,不说要,也不说不要——受制于男权社会的女性,再精明也只能局限于宫斗戏——亨利八世的妻子安·博林这么干过,三百年后张爱玲笔下的白流苏,也这么对范柳原欲拒还迎。

收伏浪子心,只怕没那么容易。私相授受我不情愿,明媒正娶你不甘心。胶着时刻,命运逆转的契机到了。

当时奥兰治家族面临后继无人的问题。奥兰治公爵的长子菲利普岁结婚多年但是无子,永远的单身汉毛里茨公爵私生子一堆但没有结婚(能生孩子但不能结婚,几百年前就有男性就作出示范)。

而毛里茨的弟弟弗雷德里克-亨利当时花名在外,虽然未婚,但是已经有多名情妇,并和其中一名情妇(一个市长的女儿)生下1个私生子。

弗雷德里克-亨利也曾经订过婚,但在权衡了对方家庭的利弊之后,觉得这门婚姻不会给他带来好处,因此解除婚约(古今中外都差不多啊)。

毛里茨感觉自己时日无多,指定了弟弟弗雷德里克-亨利作为继承人,但条件是弗雷德里克-亨利要有合法继承人,也就是要先结婚再生孩子。除了以爵位和财产要挟,毛里茨还加码威胁说,如果弗雷德里克-亨利不结婚,就干脆临死前娶了跟自己时间最长的情妇Margaretha van Mechelen,把跟她生的私生子合法化。

毛里茨不愧是杰出的谋略家,这招颇有用brinkmanship逼弟弟就范的意思,只是让情妇跟孩子白白抱了希望,有些残忍。

弗雷德里克-亨利终于答应结婚,时间紧任务重,选择自己看上的阿玛利亚就最方便不过。


弗雷德里克-亨利与阿玛利亚的夫妇肖像

奥兰治家的男人们,虽说把名分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但对私生子,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算不薄:“奥兰治”这个姓不能用,就给私生子“拿骚”这个姓,变相承认他们的出身 (现任荷兰国王的姓就是奥兰治-拿骚),毛里茨和弗雷德里克-亨利的私生子们全都姓拿骚。

毛里茨还给最爱的情妇Margaretha的两个孩子一个起名叫威廉-拿骚,威廉是奥兰治家族大家长奥兰治公爵的名字,含金量相当高;一个叫路易-拿骚,可追溯到奥兰治家族祖上法国的领地;还有一个夭折的孩子则叫毛里茨。

弗雷德里克-亨利用自己的名字中的前半部分”弗雷德里克”给私生子起名。

至于头衔,毛里茨也很大方,几个私生子都给封了领地和爵位。弗雷德里克-亨利在私生子16岁的时候,也送给他一座城堡Zuylestein堡,让他可以冠有Zuylestein伯爵的称号 (低地国家的伯爵必须要拥有城堡才可以让称号名正言顺)。


Frederick Nassau de Zuylestein 肖像

(五)宫廷社交女皇的PK

婚礼没多久,毛里茨就去世了。弗雷德里克-亨利继承了Prince的头衔,凭借家族势力、兄长的赫赫战功,以及自己的军事才能,弗雷德里克-亨利也很快被选为“执政”,延续了奥兰治家族的辉煌。

而此时,他的新婚妻子阿玛利亚,也和她的前雇主、冬季王后伊丽莎白,展开了宫廷文化的较量。

话说冬季王后伊丽莎白,虽然王国没有了,但宫廷还在。去英国老家转了一圈之后,她还是觉得海牙好,再加上以前的“老朋友”,亲密的侍从女官,现在的奥兰治公爵夫人阿玛利亚热情地向她招手:过来吧,咱们姐俩谁跟谁!

阿玛利亚很快发现,人跟人,还真是不一样。

在海牙的流亡宫廷里,冬季王后的排场依旧,侍从弄臣,前呼后拥。她开的趴,贵族们都蜂拥而至;她组织的戏剧演出,各国使节都来捧场。她毕竟还是英国和苏格兰国王的女儿,丹麦国王的外甥女,在欧洲的政治舞台上她的影响力还是有的。伊丽莎白的高贵气场和社交影响力,很快盖过了地主阿玛利亚的风头。

阿玛利亚内心如醋海翻波:明明现在我是主人,可怎么还像个丫鬟一样处处被伊丽莎白压一头?

阿玛利亚自知气质风度都比不上伊丽莎白,于是心生一计:如果有一座美丽的大宫殿,里面有宽敞豪华的舞厅,一定会客似云来吧?

于是阿玛利亚请著名建筑师Jacob van Campen设计图纸。阿玛利亚嘴上说服丈夫这座宫殿在外交上将会大有用途,而心中却在幻想自己在美丽的舞厅中顾盼神飞,翩翩起舞的身影…

1645年,豪斯登堡宫开始动工。一出四百年前的塑料姐妹情上演了:表面上阿玛利亚出于尊敬,请伊丽莎白来为地基垫上第一块石头;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阿玛利亚在向伊丽莎白宫廷社交女皇地位发起挑战。

(六)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23岁的阿玛利亚嫁给41岁的弗雷德里克-亨利之后,浪子转性,俩人据说非常恩爱,一连生了9个孩子,其中4个活到成年。在此期间,阿玛利亚尝到了权力和财富的滋味,那是一段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好日子。

弗雷德里克-亨利与阿玛利亚和三个女儿的肖像,儿子威廉不在内

阿玛利亚计划中的豪斯登堡宫,就是鲜花上最闪亮的露珠。

阿玛利亚对这座宫殿非常上心,与建筑师紧密合作,她提供想法,建筑师落实在图纸上,务必要打造出她心目中最理想的社交圣殿。

与此同时,荷兰和西班牙双方都被长期战争拖累得疲倦不堪,于是和谈被提上日程。但战争打了这么久,结束也没那么容易,双方一边打一边谈,磨磨蹭蹭谈了好几年。

弗雷德里克-亨利的晚年,被痛风症所苦,据考证还有阿兹海默症,阿玛利亚实际上就直接介入了政治决策。此时正是明斯特合约缔结的关键时刻,阿玛利亚主导了荷兰一方的谈判,1647年,条约终于达成(正式签字是在1648年)。荷兰和西班牙结束了长达八十年的战争。

明斯特合约签字

1647年,听到合约达成的消息,病榻上的弗雷德里克-亨利五味杂陈地合上眼睛。


弗雷德里克-亨利的去世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丈夫去世三年后,阿玛利亚唯一的儿子威廉二世也英年早逝了。

奥兰治家族一下子没了成年男丁,只剩下孤儿寡母。

此时,豪斯登堡宫的工程离竣工时间还早着呢。

豪斯登堡宫的工程如何进行下去,阿玛利亚歌舞升平的宫廷愿景是否还会实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期分解。

权力的哀悼与野心:豪斯登堡宫里的荷兰皇家故事(1)”的一个响应

Add your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