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红波:我与寻衅滋事的蔡伟

虽然蔡伟暂时无法听到,但在我们在一起5周年的今天我还是想对你说,“与你在一起从不后悔,即便知道今天的结果回到5年前的今天我还是会选择在一起”,希望再见到你的那一天再告诉你一遍。

蘋果日報:【雞蛋戰高牆●專題】對抗404為歷史留紀錄 他們都是尋釁滋事的囚徒

不涉及政治制度,僅僅是分享本身已存在於內地網絡的資訊,他們都成為了尋釁滋事罪犯。一人之力的抗爭還在「各自爬山」,誰不害怕成為下一個陳玫、蔡偉?在高壓環境中無法聲張、無法擴大,他們無力也無奈,但仍繼續做,只因這是「應做之事」。

知识分子能做什么?

今天的知识分子,如果相信言论自由的理想,认同消解特权的目标,那么继续学习、广泛传递其目标受众关心的信息和知识——包括在专制政权下自我保护的知识,重视行动的技巧和效果,或为要务。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立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