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的祈祷:瘟疫、圣像与神迹

教皇在为全球人民祈福的时候,慎重地选择了在抗击瘟疫方面最有神力的两尊圣像。当然,对于无神论者来说,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然而,宗教信仰这件事,在如今这个荒谬的时代,也许并不是最荒谬的事情。

阿尔贝·加缪 – 鼠疫

编写的初衷是不做遇事讳莫如深的人;是提供对鼠疫受害者有利的证词,使后世至少能记住那些人身受的暴行和不公正待遇;是实事求是地告诉大家,在灾难中能学到什么,人的内心里值得赞赏的东西总归比应该唾弃的东西多。

若泽·萨拉马戈 – 失明症漫记

应该承认,读这本书是需要一点勇气的,仅有勇气还不够,还要有坚强的神经;而这里所讲的“勇气”与“神经”,又全都是在一个平常到几乎可笑的意义上而言的,这就是:还好,我没有失明,至少眼下还没有失明。

劉紹華 – 麻風醫生與巨變中國:後帝國實驗下的疾病隱喻與防疫歷史

作者自言,原本「沒有寫歷史的志願」,但因眼見受訪的高齡麻風醫生逐漸凋零,而決心為這群恐被歷史遺忘的人振筆。她以數十位不同世代麻風醫生的集體生命史,來編織貫穿全書論述,人類學家當行本色展現無遺,並輔以豐富的歷史情懷與材料,為我們揭開那個至今仍壓在當代中國歷史底層的動盪時代,打開我們的情感通道,感受那一個個人、一個個不可被時代化約的曲折人生。

帝国理工学院对Covid-19疫情的统计分析

本报告预测截止到2020年1月12日约有1732例严重感染者,远远超过武汉市官方公布的结果。 报告表明监测范围应该包括所有住院的肺炎或者严重呼吸道感染病例,以及周边相关城市。 本报告并没有给出具体的传播路径,但考虑到过去中东呼吸综合征和SARS的经验,人人传播不应该被排除。

关于三年“自然灾害”的历史研究 (下)

导致约4500万中国人死亡的抗日战争几乎14亿中国人都知道,而在和平年代导致约3000万非正常死亡的三年大饥荒又有几人知道呢?在今天的中国,中共非常擅长教育国民不要忘记历史,目的却仅仅是为了塑造强烈的民族主义来维持自己极权统治的正当性。

唐红波:我与寻衅滋事的蔡伟

虽然蔡伟暂时无法听到,但在我们在一起5周年的今天我还是想对你说,“与你在一起从不后悔,即便知道今天的结果回到5年前的今天我还是会选择在一起”,希望再见到你的那一天再告诉你一遍。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