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案消息汇总

2020年4月19日至今,端点星志愿者被捕已有257天。

根据家属的消息,端点星案的最迟开庭时间为2021年1月10日。

时间能冲淡记忆,也能凝聚信念。当个体出于良知抵抗非正义的时候,团结就有了希望。

我们没有忘记,我们不会忘记。

长夜将明,星火燎原。

案件进展

来源:https://terminus2049.xyz/about/intro/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https://twitter.com/tansunit

2020年4月

  • 2020年4月19日,身在北京的陈玫、蔡伟及蔡伟女友小唐三人,同时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带走。
  • 2020年4月23日,蔡伟家人、小唐家人收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寄来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通知书称蔡伟「涉嫌寻衅滋事罪」,小唐「涉嫌寻衅滋事罪、包庇罪」。通知书中并未提及关押地点。
  • 2020年4月底,陈玫家属为陈玫聘请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梁小军律师;蔡伟家属为蔡伟聘请北京市必奕律师事务所李国蓓律师;小唐家属为小唐聘请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吴莉律师。

2020年5月

  • 2020年5月8日,梁小军律师(陈玫的辩护律师)和吴莉律师(小唐的辩护律师)前往朝阳公安局寻人无果。朝阳公安局或推诿不知,或不肯告知他们的关押地点和办案部门。
  • 2020年5月10日,陈玫家人收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寄来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通知书称陈玫「涉嫌寻衅滋事罪」,但未提及关押地点。
  • 2020年5月13日,小唐获得「取保候审」,被送回安徽老家。

2020年6月

  • 2020年6月12日,经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批准,蔡伟和陈玫被以「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关押于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截止被逮捕之日,他们已经被秘密关押55天,无人知道他们曾经被关在哪里。
  • 2020年6月12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警察电话通知蔡伟家人和陈玫家人,声称蔡伟和陈玫已经「自愿申请免费的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中心已经向他们各自派出两名律师,因此家人为他们聘请的律师无法代理案件。
  • 官方向蔡伟派出的律师是:北京市东环律师事务所,刘南征方志
  • 官方向陈玫派出的律师是: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姚艳姣,霍薇。
  • 2020年6月20日,陈玫的哥哥陈堃向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发出公开信,要求姚艳姣、霍薇退出代理。
  • 2020年6月24日,姚艳姣、霍薇表示已经退出代理陈玫的案件。
  • 2020年6月24日,官方再次向陈玫派出所谓「法律援助律师」: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南波邢琦
  • 2020年6月25日,南波、邢琦致电陈玫母亲,告知案情称:“陈玫与他人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存储和传播虚假信息,对社会和国家造成危害。目前尚在侦察阶段,七月中下旬可能会被起诉。”
  • 2020年6月29日,陈玫的哥哥陈堃向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发出公开信,要求南波、邢琦退出代理陈玫案件。

2020年7月

2020年8月

  • 2020年8月6日,蔡伟、陈玫的案件移交至朝阳区检察院。官派律师仍然拒绝退出代理。
  • 2020年8月12日,蔡伟的父亲向北京市朝阳区监察委员会发出监察控告申请书,控告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分管刑事副局长和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负责人滥用职权。

2020年9月

  • 2020年9月12日,蔡伟的父亲向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王巍检察官发出公开信,指出公安违法办案,并声明蔡伟无罪。
  • 2020年9月21日,蔡伟、陈玫的案件被正式起诉到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罪名仍然是「寻衅滋事罪」。案件主管法官: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李轶凡。
  • 2020年9月22日,陈玫的哥哥陈堃向北京市律师协会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朝阳区司法局发出公开信,投诉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非法代理陈玫案件。

2020年10月

  • 2020年10月22日,蔡伟父亲要求官派律师刘南征通为蔡伟做无罪辩护,被拒;要求官派律师申请缓刑,依然被拒,说“已经询问过检察院,这是不可能的”;要求帮忙申请公开庭审,允许家人旁听,依然被回“那是不可能的”。
  • 2020年10月25日,蔡伟的父亲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李轶凡法官发出申请书,坚持蔡伟无罪,并希望李法官本着法治精神,正视办案人员公然违反刑事诉讼法办案的问题。

2020年11月

  • 2020年11月11日,陈玫的官派律师南波致电陈玫母亲,拒绝提供陈玫的起诉书,并声称:「根据法律规定,刑事案件当中,不能给家属看起诉书。」陈玫家人认为,并无任何法律规定家属不能查看刑事案件的起诉书。案件本身并不涉密,应该向家属提供起诉书。
  • 2020年11月12日,陈玫的哥哥陈堃发布网络视频,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陈玫、蔡伟。
  • 2020年11月18日,陈堃再次向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发出公开信,列举了官派律师非法代理案件当中的诸多违法事实,再次要求南波、邢琦退出代理陈玫案件。
  • 2020年11月22日,蔡伟的父亲表示,端点星案移送法院已经两个月,但既没收到开庭时间通知,也没收到延期开庭的解释,甚至没被告知延期开庭这件事。蔡伟的父亲还曾被办案人员警告“不要出去说,说了只会加重对蔡伟的处罚也会拖慢程序”。

2020年12月

  • 2020年12月21日,蔡伟、陈玫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到法院已整整三个月。负责案件的法官李轶凡告诉陈玫母亲:起诉之后过了20天,法院将案件从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转换程序之后,重新计算时间。根据法律规定,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的审理期限最长三个月,也就是说,最晚1月10日左右,就应该开庭审理此案。

李翹楚:關於陳玫的一些片段

来源:https://terminus2049.xyz/post/20200927-liqiaochu-chenmei/

昨天,有朋友在FB裏寫了段關於呆呆的文字,我看後很久睡不著。今天早上操作WordPress時習慣性的從電腦裏翻出操作文檔,想起來這是呆呆之前給我寫的攻略,突然就難過的哭了起來。

跟呆呆認識是因為北京清退志願者工作,那時候的印象他好像有個技術攻略百寳箱。在微信上來不及看的文章被刪,他那邊一定有備份。佳士聲援那會兒,有天呆呆突然來問我要一篇已經被刪除的公開信,我反問「你怎麼知道要找我要?」他回了個心領神會的表情,我感受到了一種屬於年輕行動者之間的連結。

跟呆呆在北京的幾次見面都是向他學習怎麼用WordPress、github製作網站,我做的網頁涉及的議題包括公民社會、良心犯明信片、案件聲援等比較敏感的內容。他從來不多問我,耐心的幫忙,臨走時提醒一句「注意安全」。

2020年年初我第一次被傳喚,出來之後跟呆呆聯繫告訴他我換了號碼,他回「人沒事就好」。6月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出來之後,我還是習慣性的給包括呆呆在內的朋友通知自己的近況,卻沒能看到他的回音。第二天能上網的時候,看到了他被逮捕的消息,我看著網上呆呆的照片,說不出的無助、憤怒和難過。

之後想辦法聯繫到了呆呆的哥哥陳堃,問他我能做些什麼,他體貼我處於取保狀態,讓我先保重自己,而我那時也的確沒從恐懼中走出來。但我內心一直因為自己沒為呆呆說些什麼而內疚不已,進去過的人更能體會,外面的支持和呼籲有多重要,尤其是審訊人員會故意讓你覺得自己處於孤立無聲的狀態,「挖個坑埋了都無人知曉」,你多麼害怕自己被忘記。

我們這些朋友很感謝呆呆有一個憑一己之力撐起整個案件關注度的哥哥,並且頭腦清晰、創意層出不窮。親屬的聲援優勢是旁人替代不了的。但我們也想讓呆呆和蔡偉的家人知道,他們並不孤獨,他們的身陷囹圄的親人因為是那麼好,所以有很多朋友願意為他們做些什麼。

我依然真心的相信,呆呆和蔡偉就應該被無罪釋放,我想為了這個目標去為他們呼籲,昨晚睡前岳昕發來信息「黎明前的黑暗,我們有彼此」。


蔡建礼(蔡伟父亲)

端点星案蔡伟父亲

今天中秋节,也是 #蔡伟 被带走的第166天,他从小很少跟我们一起过中秋,今年更是一个人在看守所那种地方度过…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月饼吃?吃到月饼会不会更加思念亲人?希望他不要为此难过,只愿中国真正成为一个的法治、自由、民主的国家,这世上再没有人因追求言论自由获罪!

不放弃,我相信中国外交部说的“在中国,任何人不可能因言获罪”。那么 #蔡伟 和 #陈玫 ,不论是在 #端点星 上备份新闻文章捍卫信息自由,还是搭建一个自由表达个人观点的2049BBS追求言论自由,都是无罪的。

端点星案蔡伟父亲

#端点星 案移送法院已经20天了,预计最多还有40天开庭,每天都在倒计时,掰着手指头过着一天又一天,只是盼望着能允许我们在法庭见 #蔡伟 一面,太想看看他了。可一想到他这样正直、善良的孩子竟然要成为一个刑事罪犯,人生刚刚开始便背负如此罪名,又真是意难平……


网友寄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