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案:备份文章无罪,释放陈玫蔡伟!

端点星案最新动态,请关注志愿者陈玫兄长陈堃建立的网站:端点星案关注组

端点星案追踪

  • 7月27日,是陈玫、蔡伟被抓的第100天。……作为朋友,我们难过、愤怒、绝望、不甘,但我们还要呼吁更多人:像两个年轻人反抗数字极权那样,我们也不要忘记,继续反抗下去。”
  • 在端点星志愿者被捕100天之际,陈玫兄长陈堃做了一个专门的 [端点星案关注网站](https://terminus2049.xyz),以便汇总发布与案件有关的所有信息。网站架设于 #GitHub (如同「端点星」本身那样),方便大家随时 fork. 就算这个主站被墙,还有其他许多副本可以传播。
  • 7月30日,端点星关注组网站被墙。使用 GitHub 的各位,欢迎 fork 并传播!GitHub Repository 地址
  • 7月31日,人权捍卫者报道端点星志愿者陈堃提到,案件仍处于侦察阶段,最近一个月多名曾经的立人大学学员被喝茶甚至传唤,传唤时间长达几个小时
  • 8月6日,陈玫的官派律师之一,北京中洲律师事务所律师南波告知家属,案件已于8月6日移交检察院。陈玫母亲再次向官派律师要求,要他们退出代理此案,仍然遭到拒绝。朝阳公安分局警察亦打电话给陈玫母亲,告知案件移交至检察院。陈玫母亲在电话中要求取保候审,却被明确拒绝,“因为案件事实清楚”。检察院将做出决定:要么退回补充侦查,要么起诉到法院。
  • 8月11日,陈堃发文《陈玫被抓将近四个月,「会见权」始终无法保障》,谴责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北京市朝阳看守所,执法犯法,侵犯陈玫的会见权。
  • 8月12日,苹果日报报道端点星案:【雞蛋戰高牆●專題】對抗404為歷史留紀錄 他們都是尋釁滋事的囚徒**;youtube视频,3:32开始介绍端点星案。
  • 8月12日,陈玫母亲给中洲律所打电话,却无人接听,连中洲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也无法访问。两名官派律师占用律师名额,却又不积极维护陈玫的权利,不主动申请会见,撒谎欺骗陈玫家人,甚至躲起来拒绝与陈玫家人联系。
  • 8月12日,蔡伟的父亲蔡建礼向北京市朝阳区监察委员会发出监察控告信,控告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北京市朝阳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控告信中说:“公、检联手,利用隔绝孤立的方法迫使被告人认罪,架空实质辩护,佯装法律程序公正的样子,利用法律援助作掩护,只能是破坏法治的行为,虽然痛快了一时的迅速办案,但必定增长了未来冤假错案长期大量申诉的可能性!作为公权的行使者,不要等到自己身陷囹圄,叫天天不应时,才想起来什么叫自欺欺人!
  • 8月14日,陈玫官派律师南波致电陈母,称看守所不允许佩戴金属边框眼镜(陈母7月底提出过此担忧),需要为陈玫购买新眼镜,寄给官派律师,由他转交陈玫;并称他下周去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陈玫被逮捕、转入看守所60多天,现在才来告知家属为陈玫购买新眼镜的事,官派律师玩忽职守至此。
  • 8月15日,中洲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又突然恢复;但只有前台接听电话。陈堃呼吁各位关心端点星案的网友帮忙,拨打中洲律所的座机电话(010-51266607, 010-58732363),向他们表达全世界对此案的关注。如果方便,可以把电话通话录音,发到 terminus2049@tuta.io 这个邮箱。
  • 8月15日,也是陈玫母亲的生日。陈母担心儿子安危,寝食难安,以泪洗面。愿意向她送上祝福的网友,可以在陈堃推特消息下回复,或者录成音频、视频发到 terminus2049@tuta.io 邮箱

给端点星志愿者的祈祷文

神啊,
请赐与他宁静,
好让他
能接受 他无法改变的事情

请赐与他勇气,
好让他
能改变 他能去改变的事情

请赐与他睿智,
好让他
不去相信 他不该相信的人

—-2049bbsers

附:所谓的“官派律师”,是指虽然不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但官方为了完成特定案件和程序需要,专门指派社会律师去配合完成审判程序的律师。他们参与案件,并不是为了向其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而是为了根据官方的需要,配合或者帮助官方完成审判。官派律师占位,让当事人律师无法进场,已成为打压人权的新盲点,下面列出几件较为知名的官派律师介入案:

  • 2016 “709案”之李和平案
  • 2017 “709案”之王全璋案
  • 2017 “709案”之江天勇案
  • 2018 “709案”之余文生案
  • 2019-20 “长沙公益三子”之吴葛健雄案
  • 2020 端点星案

关于官派律师,陈玫兄长总结了他们的作为:

“陈玫被逮捕后,官方向他派出两名所谓的「法律援助律师」南波、邢琦,使得我为陈玫聘请的律师梁小军无法受理案件……从6月28日接受委托,到8月6日案件送检,期间一个多月……这两名官派律师做了什么呢?

  1. 只见过陈玫一次,就是为了完成签字委托的手续。
  2. 只和家属联系过两次,一次是通知委托关系,一次是通知案件送检。
  3. 平时他们拒绝和家属联系,家属也联系不到他们。
  4. 他们拒绝向家属告知陈玫的案件详情。
  5. 他们不帮家属和陈玫传递信息、传递关怀。
  6. 他们不帮陈玫申请取保候审,也不为陈玫争取其它权利。

总之,“占着名额不干活,躲躲藏藏像做贼”。

我们能做什么?

陈堃在推特上说,端点星案,如果最坏结果是0分,最好结果是100分——0分就是:他们被秘密重判,世人不知他们事迹,坏人从名声到利益都丝毫无损;100分就是:他们被无罪释放且获得国家赔偿,坏人受到惩罚。100分的结果已经不可能,但要努力避免出现0分的结果。无论是媒体报道他们的事迹和遭遇,还是媒体与人权组织向中共政府施加舆论压力,还是通过各种手段逼退官派律师,任何一点小小的抗争胜利都比坐以待毙、认命等待0分结果要强。

您对端点星案的关注、传播,就能为两位志愿者加上一点筹码,增加一点分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