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者法则

视频链接

译者:2049bbsers (有改动)

编者按: 这是Youtube主播CGP Grey根据《独裁者手册》制作的归纳性视频。原书请见《独裁者手册:为什么坏行为几乎总是好政治(补全版)》

前言

你想成为统治者吗?你是不是看到你的国家有很多问题,而且知道该怎么解决它们?要是你有权力就好了,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好,你来对地方了。但在我们开始讨论政治权力问题之前,问问自己,为什么统治者们看得不像你这样透彻?为什么他们的举止这么自私、自毁、目光短浅呢?这些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们……都是蠢蛋吗?或者,这里有其他的原因?

从远处看,王位之上,无所不能,但这只是看上去很美。登上王位发号施令,王位也会对你发号施令。在我们开始讨论“统治者法则”前,请接受这一点,否则请直接离开。

第一部分:独裁制度

无论一个国王看上去有多耀眼,没有人能独自统治。国王不能自己一个人修路、一个人执法,或者单枪匹马保卫国家和他自己。国王的权力不在于自己能干什么,而是用他国库里的财富,让他人替自己干什么。

国王需要军队,也需要有人替他执掌军队。国王需要财富,也需要有人替他收集财富。国王需要法律,也需要有人替他执行法律。这些帮助国王做这些必要事情的人,是国王能维持权力的关键(keys)。如果这些关键人物不听话,所有你对国家的宏伟规划,只是你脑袋里的空想。

在一个强权即真理的独裁体制下,维持权力所需要的关键人物不多,或许只有十几个将军、官僚、地区领导人而已。把这些人拉到你这边,统治的权力就是你的了。但是千万别忘了:如果你让他们不高兴了,他们就会想办法取代你。

所有国家的统治者都需要关键性支持者,区别在于这样的关键性支持者有多少。这是权力的基础,也是国家之间政治体制差异的来源。但无论如何,统治的法则是一样的:

第一,取得关键性支持者的支持。 有了他们,你才有实际的权力;没有他们,你一无所有。

第二,为了维持这些关键支持者的支持,你必须控制财富。 你必须保证收集到的财富可以分配给你自己——以报偿你的努力工作——以及你的关键支持者们。这是统治者真正的工作:决定怎样收集和分配资源,才不会让自己脚下纸牌垒成的王位骤然坍塌

如果你是一个仁慈的独裁者,你可能想帮助你的人民。与此同时,由于你控制着财富,必然会吸引很多想取而代之的对手,所以你必须维持关键性支持者的忠诚。但是你的金库里的钱有限,你的王国能生产的财富有限。所以要小心:在人民身上多花一分钱,就等于在关键性支持者身上少花一分钱。

因此,如果你想做正确的事,将财富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是给你的对手们递刀子。在公路、学校、医院上花的钱,都是你的对手们可以游说关键性支持者,劝其改换门庭的筹码。

仁慈的独裁者可以把自己的那一份钱分给人民,但是关键性支持者必须拿到他们的酬金。这是因为,即使你的关键性支持者都本性忠诚善良,他们也面临着和你一样的问题,只是低一个层级:作为权力结构上的关键人物,他们也必须要警惕来自四面八方的对手,也要花钱来维持他们自己的关键支持者的忠诚。

在一个盟友和敌人变换莫测的权力网络里,一个忠诚但愚昧的支持者可能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你,但一个聪明的支持者总是会审时度势,观察权力平衡的变化。如果你看上去像个失败者,他会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效忠对象。

一个国家里,如果关键性支持者人数少,报酬就十分丰厚。当暴力为主要统治方式时,最残忍的人脱颖而出;做好事的天使会输给做坏事的魔鬼。所以,花钱去买你所能买到的所有忠诚吧,因为对独裁组织的统治者来说,忠诚就是一切

总之,独裁体制就是:国王需要他的大臣们为他收集财富,并用这些财富让大臣们保持忠诚,以便让他们继续为他收集财富。这就是权力自我维持的核心,其余的事都是次要的。

当然,一个国王如果有很多的关键性支持者,就会面对一个大问题:除了花费多,支持者间的需求还会出现矛盾,竞争关系也可能难以平衡。这些支持者之间的社交和财政网络越复杂,王位竞争者就越容易挖走他们。所以一个统治者的关键性支持者越多,统治时间越短,

这就引申出了统治者的第三个法则:减少关键性支持者的数量。

如果你的大臣中有人变得无关紧要,他的技能已经过时,你必须把他踢出去。在一场成功的政变后,新的独裁者也会清洗一部分他的原有支持者,而改为和旧独裁者的下属合作。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坏主意:为什么要抛弃你的同志们呢?难道旧独裁者的支持者们不危险吗?但是,夺取权力和保持权力所需的关键性支持者是不同的。付钱给那些过去有用但现在没用了的人,就和把钱花在人民身上没什么两样,都是浪费资源。同时,一个成功夺权的独裁者必然向旧独裁者的支持者许诺过,只要他们改换门庭就有丰厚报酬。国库里的钱没有变,所以要控制分钱者的数量。

一个独裁者如果能拉拢正确的关键人物,取得财富的控制权,削减不必要的支出,杀了不需要的支持者,事业就会一帆风顺。

了解了这种权力结构,或许你已经等不及想开始你的统治之旅了,好为你和你的亲信谋利;也或许你感到气馁,希望做好事却无计可施,而转向民主体制求援。因此,下面就让我们来讨论统治者作为“代表”的情况。

第二部分:统治者作为代表——请给我投票!

你可能仍然有想要建设理想国度的壮志宏图,但还是那句话,没有人能独自统治,尤其是在民主体制下。总统和首相必须与参议院和议会来回交涉,而且每个人都必须管理好自己的关键性支持者。在一个设计合理的民主体制中,权力被很多人分割,而且不是由武力、而是由言辞获得。这就意味着,在竞选日,你即使无法让成千上百万的选民喜爱,至少也要让他们觉得你比你的对手顺眼。

既然有那么多的选民,有那么分散的权力,民主制下的统治者似乎不可能像独裁者那样,遵从统治者的三条法则,买到人们的忠诚。然而,真是如此吗?

当然不是。不要把人民想成一个个有个体需求的人,而要把他们分组:老年人,有房产者,小企业家,穷人,等等。你可以给整个组报酬,来收买忠诚。

民主制度有非常复杂的税法税码,这并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一种给协助统治者当权的分组的酬劳。例如,农业补贴,与国家需要什么食物无关,而只是反映了农民团体的投票有多关键。在一个农民无法影响到选举结果的国家,一般不会有农业补贴。如果一个分组还无权投票,例如未成年人,那就没有必要给他们酬劳;即使这个组人数众多,也对权力无关紧要。这对你来说其实是好消息:需要讨好的分组少了一个,你就有更多的资源分配给你的关键性分组。

如果你希望在民主体制中长期统治,与在独裁制下一样,法则的第三条(尽量减少关键支持者)仍然是你的好朋友。

你不能直接消灭那些不给你投票的人,但是你还可以做很多其他事。例如,一旦你掌了权,可以让你的票仓组投票更容易,让其他组投票更困难;建立投票机制,使得对手越多,竞选成功所需的票仓分组越少。这些伎俩非常好用。还有,重新划分选区,让你和你的亲信都能得到席位;或者用拜占庭法则进行党内预选,决定谁能被选民选择。将以上手法混搭,效果更棒。

如果你的支持率低得不能再低,但连任获胜率却高得不能再高,就说明,你成功了。

好了,考虑人民已经考虑得够多了。即使在民主制中,也会有几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个人,为关键支持者。你需要他们站在你这边,因为他们的金钱、影响力或他们可以帮的忙对你掌控权力非常重要。当然,你并不能像独裁者那样,直接拿国库的钱贿赂他们,但你可以给他们的投资提供便利,通过他们写的法律,或者开脱他们的犯罪。你不用推一车金子上门,只要给他们的公司合同——你作为统治者,也需要修路、修电脑、造房子。毕竟,没有人可以独自统治。

或者你也可以保持道德,忽略这些关键性大人物;但你的对手会和他们合作,祝你好运。

腐败并不是一种琐碎的犯罪,而是权力的工具,无论是在民主制还是独裁制中——但是这是另一个话题。所以,接受大人物们的帮助,拉拢关键投票组,你就能掌权。在无知者眼中,你的行为自相矛盾而愚蠢:例如私下帮助一个你公开声讨过的产业,或者通过一个伤害你的票仓的法律。但是,你的工作可不是制定逻辑一致、可以理解的政策,而是平衡大大小小的关键人物/分组之间的利益,这才是你连任的秘诀。

看来当民主制的代表也让人头痛。你可能会问:看看第三条法则,为什么我们不跳过那些拉拢分组、收买大人物的一团乱麻,直接贿赂军队来夺权呢?于是,我们终于要讲到:税收和革命。

第三部分:税收和革命

您已经了解了第二条法则,即财富是如何取得并被用来维持国家的。如果我们作图,看看国家的税率和统治者所需关键支持者的数量之间的关系,会发现两者间明显相关。国家越民主,税率越低

如果你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民主国家的沙发上,可能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你低收入的同胞们并不用缴纳所得税,反而会得到退税,从而降低了平均税率。

而在独裁统治中,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独裁制度往往不介意什么税法税表,而更喜欢直接夺取财富。独裁者通常会从农民手中强制低价收购农产品,然后在公开市场上转手卖出。这个过程中赚取的差价就是收税,且税率高得惊人。所以,与独裁国家相比,民主国家的税率是比较低的。

但是,为什么民主国家的政治代表们要少拿财富呢?首先,减税让每个人都开心。而独裁者不需要取悦人群,所以可以拿走穷人手中大部分的钱,来支付自己的关键支持者;但是民主国家的代表只能从每个人手中拿走一小部分的钱付给他们的关键支持者,因为受过教育的、更自由的国民比农奴要更有生产力。

对于民主国家的统治者来说,生产力越高越好,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修建大学、医院和公路并给与人们更多自由的原因。这不仅仅是出于他们内心的善良,更因为这些举措可以提高人民的生产力,而这可以为统治者及其关键支持者提供更多财富,即使从每个人手中取走的比例较低。

在民主国家生活,比在独裁国家生活好得多。这不是因为民主国家的代表更善良,而是因为他们的需求正好与大部分人口的需求保持一致。使公民提高生产力的政策,也能使他们的生活更好。民主代表们希望每个人都有生产力,所以给每个人大开方便之门。

最坏的独裁者是那些个人需求与人民需求重合最少的人,是那些关键支持者数量最少的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最恶劣的独裁国家都有些共同点:它们都有黄金、石油或钻石之类的资源。如果一个国家的财富大部分是从地底下挖出来的,那将是一个不适于居住的地方,因为即使大量奴隶在死亡线上挣扎,金矿依然可以运行良好并生产巨大财富。石油更难一些,但幸运的是,外国公司可以在没有任何工人参与的情况下进行开采和提炼。由于人民被排除在经济循环之外,他们可以被直接忽略,而统治者仍然能得到收益,关键支持者也能保持忠诚。

所以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上,最好、人民最聪明的民主政体是稳定的,最坏、统治者最富有的独裁政体也是稳定的。而在这之间,就是革命的陷阱。

有丰富自然资源的独裁者只需要在港口和资源之间、宫殿和机场之间修建道路。人民逆来顺受,不是因为他们安于现状,甚至不是因为他们害怕,而是因为一个冷酷的事实:饥饿、原子化的文盲不是优秀的革命者。另一方面,一个没有自然资源的“陷阱中”的独裁者必须从贫穷的农民和工人那里直接攫取大量财富,所以只修两条路不够,他还必须维持人民最低限度的生活。但是让劳动力有一些联系、受过一些教育、有一些健康保障,反而会让他们更有能力反抗。

要知道,那种人们冲进大门并推翻独裁者的浪漫故事大多是幻想。如果你是个“陷阱”中的独裁者,人民冲进宫殿推翻你,说明军队他们这样做,因为你失去了对关键支持者的控制,他们要推翻你。这就是为什么在独裁国家发生“民众起义”后,新统治者行事通常与旧统治者相同,甚至更糟。人民没有替换国王,大臣们替换了国王——他们听任人民抗议,达到换将目的。

仁慈的独裁者如果想要“造桥”走出这个“陷阱”,就必须把财富花在人民身上,这就是从关键支持者口里夺食,而且使人民变得更有能力反抗。这样的统治者往往被一个更强硬、更不愿意“造桥”走出“陷阱”、对关键支持者更忠诚的统治者所替代。

另一方面,最好的民主国家之所以稳定,不仅是因为有大量的、需求多样的关键性支持者互相竞争,使建立独裁政权的政变几乎不可能组织起来;而且还因为革命会破坏革命者想要夺取的财富,即人民的高生产力。

此外,那些可能愿意帮助潜在独裁者的人知道,他一旦上台,就可能清洗他的关键性支持者。这是政变的传统。因此,潜在的关键支持者必须权衡,是幸存下来并获得报酬的可能性高,还是被新的独裁政权排除在外的风险高。在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这是一场赢面很小的赌博:或许你会变得非常富有,但更可能你会死,并使你认识的每个人生活都变得更糟。用数学算算,结论是,NO。

如果你在独裁政变中顺利站队,你和你的家人会获得农奴们无法获得的资源,如医疗、教育和生活质量——这也是为什么权力的竞争总是如此激烈。但是在一个民主国家,大多数人已经拥有了这些资源,那为什么还要冒险呢?

因此,一个国家的财富越多地来自于国民的高生产力,权力就越分散,统治者就必须维持人民越高的生活质量。反之亦然。

现在,如果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突然破产了,或者找到了一种使人民的生产力相形见绌的资源,独裁政变这场赌博的概率就会改变,并使一小部分人更可能夺取政权。因为如果当前的生活质量很糟糕,或者财富来源不再依赖于人民,就值得冒险政变。一个民主政体垮台,通常是源于这些原因。

结论

这些统治者守则不仅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是恶魔而有些人仁慈,还解释了有关政治的一切,从战争到外援,到政治王朝,到腐败。所有这些,我们可以在其他时间讨论。

就目前而言,你作为一个有统治抱负的人,可能对政治世界心灰意冷,并且决定完全绕开它走。但是你绕不开,因为统治者有多种形式。显然,有国王、总统和总理,但还有院长、贵族、市长、主席、酋长。这些规则适用于所有统治者,并可以解释他们的行为:从全球最大的超级企业的CEO,为什么必须让董事会高兴;到最小的业主协会的主席,怎样经营选票,并决定会员费花在哪里。

你无法逃脱权力结构,你只能假装他们不存在,不去了解它。并且,如果你想推动任何改变,还有一条不可忽视的“零法则”:没有权力,你谁都不能影响。

你可能不喜欢这些法则,但是,我诚恳地说,我宁愿不喜欢这些法则的你而不是其他人坐在王位上。谁知道呢,或许你会与众不同。


书评转载:《独裁者手册》:天下乌鸦不一般黑

原文链接
刘瑜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Robert Gabriel Mugabe)把津巴布韦治理得一团糟却能"稳坐江山"?因为他们搞定了"致胜联盟"。

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Robert Gabriel Mugabe)把津巴布韦治理得一团糟却能”稳坐江山”?因为他们搞定了”致胜联盟”。 Aaron Ufumeli/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独裁者手册》(The Dictator’s Handbook)可真是一部典型的”标题党”作品。根据这个书名,这本书将手把手教会我们如何成为一个呼风唤雨的独裁者。真有这样的秘笈?原以为征服世界需要千军万马,现在看来只需要42元。

可是,掏钱买书之后,打开一读,我们就会发现自己”上当”了。这本书真正的标题似乎应该是《如何理解政治:一个三维的视角》。但是鉴于多数人一读到”三维”这个字眼就睡着了,所以,还是用个吸引眼球的书名、让人们先掏钱再说吧。

但事实上,由来自纽约大学的两位政治学学者布鲁斯-布鲁诺-德-梅斯奎塔(Bruce Bueno de Mesquita)和阿拉斯泰尔-史密斯(Alastair Smith)出版于2011年的书旨在介绍一个理解政治的”三维视角”,并试图以之取代我们常见的”民主专制二分”视角。政治的哪三维?在作者看来,一切统治者掌握和维系权力都要面临三个集团:名义选择人;实际选择人;致胜联盟。所谓”名义选择人集团”,就是那些名义上有投票权的公民;实际选择人集团在某些国家可能是实际的投票人,在另一些国家则可能是党代表大会之类的机构;但这些都不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最后那个”致胜联盟”——即真正决定一个领导人上台还是下台的那些核心人物——他们可能是神秘的泰国将军,也可能是坐在珠帘后面的慈禧太后,还可能是当年为奥巴马投票的美国选民。如果必须用一句话来总结此书的中心思想,那就是:一个领导人,不管他身处什么样的制度,都只会讨好决定其输赢的那个”致胜联盟”。别幻想什么”为人民服务”了,政治就是”为致胜联盟服务”。

接下来,睡着的读者可以醒过来了——在介绍完他们的政治分析三维模型之后,作者的确提供了一套”统治攻略”。这个”攻略”非常简洁,比”三十六计”还简洁——它只有五条:

  • 第一:让你的致胜联盟越小越好(容易收买和控制)
  • 第二:让你的名义选择人集团越大越好(备胎越多当然越好)
  • 第三:掌控收入的分配(无需解释)
  • 第四:支付给核心支持者刚好足够确保他们忠诚的钱(给多了就威胁到统治者自身)
  • 第五:不要从你的支持者的袋里挪钱去改善人民的生活(不要试图”为人民服务”,因为背叛”自己人”比背叛”人民”后果更不堪设想)

总结起来就是:找到尽可能多的钱,给关键但尽可能少的人花。比如,利比里亚的前总统塞缪尔-卡尼翁-多伊(Samuel Kanyon Doe),这位在1985年刺杀了其前任、并将其心脏喂狗的”壮士”当权之后,无师自通地掌握了上述规则:他迅速控制了一家大橡胶公司、一家铁矿出口公司、并向远洋船只征收”登记管理费”,从而获取了巨大财源;然后他又用这个财源一举将士兵的工资从85美元涨到250美元。同时,他还将政府高层全部换成了本族人。尽管他诸多短视的政策导致这个国家经济崩溃、犯罪丛生、民不聊生,但是没关系,在这里,“致胜联盟”不是”民不聊生”里面的那个”民”,是政府高层与军队。

这个模型的确给我们理解从家庭、企业到政党、国家的组织运转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工具。小到一个家庭——宝宝想吃巧克力怎么办?家里人再多,他所需要的搞定的其实就是那个妈妈——那才是他的”致胜联盟”。大到一个专制政府——为什么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Robert Gabriel Mugabe)把津巴布韦治理得一团糟却能”稳坐江山”?因为他们搞定了需要搞定的人。为什么光绪为了国家前途发动改革却死得那么惨?因为他得罪了自己的”致胜联盟”。为什么联合国无法出兵叙利亚?因为英美搞不定常任理事国这个”致胜联盟”……

把这个模型运用到政治分析时,作者格外强调,这个攻略可不仅仅适用于专制国家或组织,在”找钱搞定致胜联盟”这一点上,民主国家也一样。美国国会的”猪肉政治”就是一个典型。对一个议员来说,本选区那些给他投票的民众就是他的”致胜联盟”。于是,各种”好处”源源不断地往本选区输送,至于这个选区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个飞机场、这个超市是不是建在另一个选区更好、这笔钱也许路易斯安那赈灾更需要……我可管不了,因为路易斯安那的选民不会万里迢迢跑到这里给我投票。

那么,难道根据这个”三维模型”,专制和民主是一回事?写到这里,作者终于”背叛”了书名、露出了他们的”本来面目”:他们用了一章试图论证”天下乌鸦一般黑”,然后用了剩下的九章来论证”天下乌鸦不一般黑”。

在作者看来,专制和民主的逻辑是一样的,但同样的逻辑却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原因在于,在专制和民主之下,致胜联盟的规模完全不同。在专制国家,致胜联盟往往很小——极端情况下,几个将军、某党派的核心人物或者某些宗教领袖就能决定谁在台上谁下来;但在民主国家,尽管致胜联盟和名义选择人之间也往往有巨大鸿沟,但其规模要大得多,比如,就奥巴马的上台而言,尽管有投票率、党派撕裂等因素,最后把他推上台的,就算没有上亿,也有几千万人了。

致胜联盟这种规模的差异会带来一系列政策和治理上的后果。致胜联盟规模小,意味着统治者往往只需要给联盟成员提供”私人好处”来获得或维系权力,无需通过公共服务和公共福利来维系权力——这就是掠夺型国家的起源;致胜联盟规模大,则意味着统治者只能通过公共服务和公共福利来争取权力,这是服务型国家的理由。由于即使在民主国家,致胜联盟也不等于”全体人民”,这种公共善的供给未必是均衡的:既然奥巴马的核心支持者是年轻人、有色人种、穷人和自由派知识分子,那么给富人减税、呼吁禁止堕胎、增加大学生学费或者推翻平权法案显然不会占据奥巴马议程的顶端。但是,当致胜联盟规模达到几千万乃至上亿人时,局部的”私”与整体的”公”已经相差不远。

为了说明”大致胜联盟”的治理优势,作者列举了一系列的案例。比如税收。与我们一般认定”民主的再分配冲动导致税收提高”的直觉不同,作者的研究表明,一般情况下,致胜联盟的规模越大,税收越低——这是因为高税收会得罪自己的致胜联盟。比如墨西哥,民主转型前后,边际税率以及政府收入占GDP比重都减少而不是增加了。但在”小致胜联盟国家”,致胜联盟所获得的好处从来主要不是来自于低税收、而是”私人好处”,所以政府很可能用高税收、逆累进或间接税的方式将穷人的钱转移到富人身上。再比如医疗卫生方面,作者的经验研究表明,对于控制婴儿死亡率,致胜联盟的规模比国家贫富程度影响更大,“成为富裕国家确实有助于挽救孩子的生命,但效果不如成为民主国家”。再比如饮清洁用水,90%的洪都拉斯人能喝到清洁的水,却只有44%的赤道几内亚人能喝到清洁的水——是因为洪都拉斯比赤道几内亚富很多吗?事实上赤道几内亚的人均GDP高得多,而且两个国家都在热带,都曾经是西班牙殖民地,导致差异的,在作者看来,是政治制度。大致胜联盟往往意味着统治者试图以更低的税收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所以书中总结道:民主是关于好想法的军备竞赛

可以看出,作者试图抛弃”民主/专制”二分法来理解政治,代之以他们创造的”三维模型”,但是绕了一大圈,他们似乎还是绕回了这个二分法。只不过,他们使用的语汇不再是”民主/专制”,而是”大致胜联盟/小致胜联盟”。

但是,因为致胜联盟规模较大,民主国家的公众从此就带上了护身符,可以一劳永逸享受统治者端上来的各种甜品吗?显然并非如此。不要忘记前面提及的”红五条”:不管民主制还是独裁制里的统治者,他们总在想方设法缩小致胜联盟、开拓财源、从”人民”手里向自己的致胜联盟输送利益——这就意味着,民主永远面临着被统治者扭曲成专制的可能性。事实上,民主国家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实中,选区操控(缩小致胜联盟规模)、增税借债(扩大财源)以及猪肉政治(内部分赃)等等危险都一直存在。对此,在本书的开头,作者就讲了加州贝尔小城的腐败故事。在那个小镇,一共有3万6千多人,登记选民只有9000多人,市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只有20%多,也就是2000多人,由于多党瓜分选票,导致一个议员只需要472票就可以当选。也就是说,在一个3万多人的小镇,只有400多人属于致胜联盟,搞定400多人就可以操控该市的各种政策,腐败随之而来也不足为奇了。但是,如果这个小城有更多的登记选民、选民中有更多出来投票呢?所以,如果专制是统治者缩小致胜联盟的结果,民主则是被统治者奋力扩大致胜联盟的结果。在民主和专制之间,隔着成千上万昏昏欲睡的人民

同样,独裁者掌握了”找钱、分赃”的要诀之后也不可能从此高枕无忧。当多伊式的独裁者把经济搞糟到一定程度,除非有外援,否则独裁者用以支付给致胜联盟的”好处费”也逐渐失去来源。这时候,军队开始骚动,官僚集团也坐不住了,要么独裁政府被推翻,要么主动推动改革以扭转经济局面。

作为一个模型,此书也不是没有它的漏洞。比如,它对制度变革完全”经济人”的解释,排除了意识形态的和政治文化的因素;又比如,它解释共性的能力甚于解释差异——为什么独裁国家也会出现公共福利?为什么民主国家不同党派的政策取向会非常不同?再比如对一些关键观点,作者似乎是采取了例证法而没有提供更系统的论据……不过,作为一本由专业学术书籍改编成的半学术书籍,严密可能本来就不是它最核心的追求。但是有一类指责倒是可以理直气壮:一本名叫《独裁者手册》的书,写着写着就写成了《民主颂》,读者可不可以要求退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