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殿堂:《雅典学院》

作者:小火花

拉斐尔·圣齐奥(Raffaello Sanzio da Urbino,1483年4月6日-1520年4月6日)常常被称为“文艺复兴三杰”之一。^[1]“三杰”分别为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和拉斐尔。

同时代的艺术家暨艺术史学家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 1511-1574),将1495-1520这25年间的许多奉为艺术作品典范,这一阶段后来也被18世纪的德国艺术史学家约翰·约阿希姆·温克尔曼(Johann Joachim Winckelmann,1717-1768)被称为“文艺复兴盛期”(High Renaissance)。

如果说“三杰”中的米开朗基罗是一位不容于世的孤独天才,拉斐尔则社交界和赞助人圈子里如鱼得水。相比米开朗基罗的强烈、有力、悲怆的英雄主义作品,拉斐尔的作品显得轻松、优雅和娴静。

拉斐尔所画的圣母,温柔娴静,配色优雅,构图呈稳健的三角形
m
那一长串天顶壁画和一整面墙的最后审判,都是米开朗基罗的杰作。

尽管都以杰出的艺术天才被教廷雇佣,同在教堂里画壁画,米开朗基罗的成就,是真的豁出自己的健康拼出来的。有他自己在信中的涂鸦为证:

米开朗基罗要这样仰着脖子悲催地画上几个月。天花板上那个米其林宝宝大眼仔,或许就是卡通版的上帝?

米开朗基罗还把自己的悲催作画身影画进了壁画中:

而拉斐尔,凭借自己的超高人气,早已组建了一支画家队伍作为帮手。大家轮流作业,不要太轻松。
Rafael

拉斐尔自画像

拉斐尔的代表作之一《雅典学院》是梵蒂冈使徒宫的签字大厅内的一幅壁画,签字大厅是教皇签署谕令的场所。

拉斐尔设计了四壁和天花板上的壁画,涵盖了个领域的知识:神学、哲学、法律和艺术。这间大厅的画作体现了盛期文艺复兴人文主义的知识积累。其中《雅典学院》被视为是拉斐尔的代表作。尽管拉菲尔雇佣了一大批画家当帮手,但构图设计是由他亲自完成。

《雅典学院》的名字是后人根据内容所起。图中人物与建筑之间的呼应颇值得称道。背景中高大的穹顶和雕像,象征着古典人文主义的精神,同时赋予了基督教的意义。此外,此图还是焦点透视应用的典范。

画面的正中央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周围环绕着西方文明史上不同时期的哲学家、科学家和艺术家。每个人物都姿态各异,人物与人物之间都有相互呼应关系。(见下图)。

画面正中的两人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左)手中拿着他的著作《Timaeus》,这是一本关于天体学与数字命理学的书,也是新柏拉图主义的理论基础。右边的人物是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他手里拿着一部《伦理学》。其他人物身份如下图所示。

《雅典学院》反映了16世纪初欧洲盛行的人文主义精神。画上的学者们分属不同知识阵营,有的观点甚至对立,但不妨碍他们济济一堂;知识只有碰撞,才能激发智慧的火花。

值得一提的是,R标记的头像是拉斐尔,右上角黑衣戴帽者为此壁画作者本人,拉斐尔还用了米开朗基罗的肖像绘制了赫拉克利特(13)。在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的地位大大提升。在这幅画中,艺术家得以穿着长袍与哲学家们站在一起,表明艺术在此时被知识领域所接纳,艺术家也进入了知识分子的殿堂。

人物身份:

  1. 季蒂昂的芝诺:在伊壁鸠鲁左侧的老者。
  2. 伊壁鸠鲁:头戴叶冠者,主张“人的幸福是追求心灵中永远的快乐”。
  3. 未知。
  4. 阿那克西曼德:毕达哥拉斯左边的老者是阿那克西曼德。
  5. 阿维罗伊:毕达哥拉斯后方头缠白巾手放在胸口的老者。
  6. 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前方蹲著看书的秃顶老人在厚书上写字者,亦是《毕达哥拉斯定理》发明者。
  7. 亚历山大大帝:亚历山大大帝:双手交叉于胸前,为希腊马其顿王。金发,蓝色上衣,身穿白袍者。
  8. 安提西尼:在色诺芬左边的是苏格拉底的门徒安提西尼,犬儒学派的创始人。
  9. 希帕提娅:阿维洛伊身旁白衣长发者是知名古希腊女性数学家希帕提娅,参照了乌尔比诺公爵弗朗切斯科·玛丽亚一世·德拉罗维雷或者是作者的夫人玛格丽塔所绘。
  10. 色诺芬:苏格拉底身旁着衣水蓝袍的是军事与文史学家色诺芬。
  11. 巴门尼德:打开书本看着毕氏的是持存在论的思想家巴门尼德。
  12. 哲人苏格拉底:穿绿袍转身向左扳手指与人争辩者。
  13. 赫拉克利特:最前方中央偏左握笔倚桌思考者,是持流变论的代表人物赫拉克里特,但拉斐尔用米开朗基罗的脸来绘制。
  14. 哲人柏拉图:以手指指天。有人认为拉斐尔以达芬奇为原型绘制的此人物。
  15. 哲人亚里士多德。
  16. 第欧根尼:斜躺在阶梯上半裸著的老人,是古希腊犬儒学派学者。
  17. 未知。
  18. 欧几里得:右下躬著身子,手执圆规量著一个几何图形。
  19. 琐罗亚斯德:手持天球仪者。
  20. 20.天文学家托勒密:手持地球仪者。
  21. 乌尔比诺公爵:右下角拉斐尔身旁白衣少年是当时教皇的侄子、有名的艺术爱好者乌尔比诺公爵弗朗切斯科·玛丽亚一世·德拉罗维雷。
[1] 小火花的碎碎念:不过,我不喜欢这种把人归类到“三杰”,“七贤”,“双圣”这种称呼上去,因为它们培养了一种偷懒的惯性,似乎一个头衔就说明了一切,不用追根究底。况且,那个艺术繁荣天才辈出的年代,除了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和达芬奇,还有乔尔乔内,提香,波提切利等大家,岂是三个名额就涵盖得了的?

知识分子的殿堂:《雅典学院》”的一个响应

Add yours

  1. 看到米开朗基罗的信中涂鸦笑了,迫真为艺术献身……

    我觉得《雅典学院》里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里面的学科分类:神学、哲学、法律和艺术。这让我意识到现代绝大多数学科真是完全从哲学中滥(嚆)觞(矢)啊!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立即开始
%d 博主赞过: